1. 当前位置:
  2. 财富坊888会员中心 > 散文 > 哲理散文 > 以27岁的年纪谈人性

以27岁的年纪谈人性

以27岁的年纪谈人性 于乙未年八月十三日亥时二刻 27岁,这是个什么鸟年龄段?第一次试谈人性,在专家学者眼中,这不过是个无知小辈大放厥词、瞎扯淡,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主演的

以27岁的年纪谈人性

以27岁的年纪谈人性

于乙未年八月十三日亥时二刻

27岁,这是个什么鸟年龄段?第一次试谈人性,在专家学者眼中,这不过是个无知小辈大放厥词、瞎扯淡,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主演的角色和生活,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就自己的经理来谈谈自己的看法呢?相比起所谓的专家学者的象牙塔来说,我所经历的人性或许不比任何一个人少。

这几天忙死忙活,今天终于闲下来了,当自己一个人走在那些陌生的大道上的时候,我不经感叹这大自然的奇妙,也感叹着人性的不一样,难怪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。年9月23号,是一个思绪远比雨点还多的日子。

新山新道几条,孤,弯弯绕绕;旧人旧城无数,寞,错综杂复。枯叶黄残,怎奈秋风;老树佝偻,不敌岁月!雁过耳,鸣苍穹。寂寥岁月,独渡、独渡!寒雨有几点,思绪是无数。

走在那条漫无边际无着无落的大路上,虽然路是新的,树是新的,但秋风无情、岁月无意,在秋风萧瑟的早上,我还是走出了一身汗,可惜还是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尽头。我穿过架在湖上的大桥,穿过刚刚新建起来的大路,走着走着尽然没有人行道了;我试着走上高架桥,小心翼翼,迎面驰来各种车辆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那车里的人投来的异样眼光,这一刻我没有其他的考虑,心理面反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!或许这是我仰望了太久的高度,或许我本来就是这么的叛逆,本来就想去试探,可是太在意这世人的眼见和说法,本来可以好好享受的时光,我却把它安上各种各样的不可以、不能、不行、NO。我在想这是谁给我的帽子呢?是我吗,是家庭吗,是老师吗,是这27年的经历吗,还是这个本来认为很熟悉但其实陌生得让人毛骨悚然的世界?不管是谁,罪不可赎。我一定会刨了他家祖坟的。

走下高架桥来,是一个十字路口,东南西北,这是一个选择,其实不用那么为难,我的目的地是那里很清晰,只是不知道方向而已。那么,就并没有那么为难了,我们活在信息时代,那里都可以找到,各式各样的导航,一看便知。路就在眼前,可我们还是那么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不相信自己力量。这或许就是一辈子都只是个小人物的命的关键吧。远方,简单的双行道,非机动车行道,人行道,偶尔可以看见公交车站,但似乎从来没有公交车经过,人行道是红色的,这是我一个人的红毯时间,但是我似乎没时间享受了,我需要工作来养活自己。不过很好的是,没有车辆经过这里,我的思绪可以天马行空。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,因为有位慈祥的大叔告诉我输不要在这里逗留,这里有抢人的,前几天有个姑娘在这里被抢了钱和手机,还差点被糟蹋了,我在想此刻要是来个女流氓多好啊,我一定会把我的身家全给她,当然,这是天方夜谭。

本文来源:/wenzhang/6583.html

推荐阅读

读者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