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
  2. 财富坊888会员中心 > 散文 > 经典散文 > 独处小屋

独处小屋

她独处于一间小屋,确切地说,是一幢富丽堂皇的办公大楼五层的一间小屋。 那阵子,她的那间小屋门庭若市。或因为主人的秀丽灵慧或因为小屋的清雅温婉,故常有一群与她年龄相仿

独处小屋

她独处于一间小屋,确切地说,是一幢富丽堂皇的办公大楼五层的一间小屋。

那阵子,她的那间小屋门庭若市。或因为主人的秀丽灵慧或因为小屋的清雅温婉,故常有一群与她年龄相仿的男女聚会于此。海阔天空地聊侃,聊到兴奋激动忘乎所以时,有人冲下楼奔上衔买来酒菜,酒助语势,难免有高声时,邻居曾不止一次地发出警告。推窗而望,户外已静寂一片,溶溶夜色浸透着秋月的丝丝凉意,人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去。但那小屋的诱惑实在太大,挡不住的欢快在第二天晚上又重复出现了。

后来,单位盖了宿舍,她的邻居相继从办公楼搬走了。她是单身,各种设施一应俱全的单元房自然没她的份。从此,人们的言行更为放肆。她一视同仁地对待每个朋友,谢绝了过分的喧哗,谢绝了过热的光芒。屋内一直有一曲田园诗般的旋律在回荡。再后来,这群朋友有了各自的对象,来的人不齐了,零零落落、隔三岔五地。而她的变化却不大,我偶尔从那幢大楼下经过,抬眼望见的仍是窗台上孤独凄迷的几盆吊兰和迎春花。

花落花开,朋友们逐个成家。每次喝喜酒算是大团圆的日子。那些将要进入生活的另一种形式的朋友感慨万端地回眸过去,把一种既激动又无奈的情绪散布开来。当我们为她设计未来时,她却微笑地说外地有个单位来联系借用她,考虑了良久,允诺了。毕竟我们只能给她温暖而不能为她驱逐孤寂。我这么想。

她走了,走在潮润润的春天。潇潇春雨使大地变得松软而富有弹性,发出一种潮湿的芬芳。我们不停地忙着忙那,筑垒自己的小巢,孵哺自己的后代。忙中偷闲,几个朋友找了个小酒店聚餐一顿,怀旧中总忘不了她那间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的小屋。话题由屋转移到人,猜测、想象中包含着祈祷。自她走后,我们就一直在等待和期盼着。

尽善尽美,从来都蕴蓄于殷殷的等待和期盼中。

一个到她去的城市出差的机会轮到了我。白天的差事乱纷纷地占据了我的时间,而晚上则静幽幽地,我便给她挂电话。她听到我的声音便涌出了一股喜悦。在一条充满情侣的林荫道上,她很抱歉地说无法带我看看她住的地方,就因为同室女伴的男友几乎成了屋子的主人,她倒有了流离失所的感觉。

我玩笑地说:“你把朋友带去,不就机会均等了吗?”

“你来扮演这角色,我觉得极合适的。”尽管也是笑谈,可她的眸子闪烁出一种难以捉摸的诡魅。

“敢吗?”她这话音虽轻,却重重地咂在我的心里。

破釜沉舟。一路上,我们讨论着这事的结局。果然,那屋里的两双眼睛发出极惊讶的问号,盯了我们足足十分钟,最后认定我俩的交往程度已绝对到了需要一个私密的空间时,才很不情愿地把小屋让给我们。末了,那女伴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外面的世界很精采。”

本文来源:/wenzhang/5870.html

推荐阅读

读者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