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
  2. 财富坊888会员中心 > 散文 > 伤感散文 > 岁月清浅,衹于半纸轻殇

岁月清浅,衹于半纸轻殇

梨花遇雨的季节,悄悄将过往的云烟焚葬,轻轻把岁月的离愁画方。清浅的岁月,只剩半纸轻殇。 把残缺的衣裾遮掩,将记忆的伤痕隐藏,终究覆盖不住内心的脆弱,过往的潺溪,流至

岁月清浅,衹于半纸轻殇

梨花遇雨的季节,悄悄将过往的云烟焚葬,轻轻把岁月的离愁画方。清浅的岁月,只剩半纸轻殇。

把残缺的衣裾遮掩,将记忆的伤痕隐藏,终究覆盖不住内心的脆弱,过往的潺溪,流至如今,曲水流觞,不知去往何处,才肯停歇。总有一种疼痛让人撕心裂肺,总有一种别离让人静心流连。饱经岁月的沧桑,却经受不住记忆的风霜。苦受时光的折磨,却沥淋不了秋雨的冷漠。习惯了四处流浪,又怎能忍受刻骨铭心的纠缠?习惯了独自飘零,又怎能忍受阔别重逢的羁绊?不怪情深缘浅,只惜时光清浅。将记忆的文字写进忧郁的扉页,不求细镌磨合,只求半纸轻殇。

油尽灯枯的岁月,寻迹过往的片语只言,又遇淫雨霏霏,独怜幽草的江南,将飘飞的思绪漫卷,驿外断桥,没有人去匆匆,只剩疏影摇曳,花枝招展的世界,也依稀停在了洗净纤尘的旧梦之中。记忆的古钟,又在忘川河畔响起,相思的风铃,又在奈何桥上跌荡。冲淡繁华的细雨,不能挽住辗转流逝的时光,播撒情愫的轻风,不能吹散挥之不去的记忆。就这样,就这样,无能为力的看着缘分的偏舟在岁月的渡口搁浅。

半梦半醒之间,窗外又下起淅淅沥沥的雨,雨,踏着轻灵的脚步,将记忆的门半掩,我们走进去的时候,毫无防备,一直追着雨的足迹,再也无法走出那道虚幻的门,转身即天涯,沦落记忆之中的我们,陷入对未来的迷离,没了依靠的肩膀,我们又将归向何方?寂寞开无主,黄昏湖畔,细雨模糊了离人的视线,低头垂柳,柳花尽,人依散,太过执着于指尖记忆的牵绊,永远涂不尽生死的前世契约。

忧伤的脸颊,将过往的两行清泪引牵,追溯到那个苦诉离愁的梦,支离破碎的颓圮,只剩那暗黄色的躯壳,断壁残垣,无人知晓在诉说着怎样的抵死纠缠,路的尽头,延伸至一抹残阳的边缘,泛红的容颜,像是在和过去的岁月招手,自兹再见,总以为成功的将过往的记忆一笔勾销,无奈又见东方那个熟悉的脸庞。日落西方,又在东方徐冉,记忆随时光黯淡,却又因循环而深深镌刻。

青春的脚步,不会因人驻足。岁月的风帆,不会因人停留。错过了草长莺飞的三月,便不再与过往有所染指。这世界,有太多匆匆别离,我们毫无防备,措不急防的我们,最终都成了红尘的过客,岁月的离人。

步履维艰的我们,在岁月的林荫路上蹒跚,跌跌撞撞的疼痛,在记忆的苦痛面前黯然神伤。栉风沐雨,四处飘荡,轻轻的将记忆的碎羽拾捡,无奈覆水难收,已落尘埃,徒感一世凄凉。

岁月清浅,划过烟雨缱绻的江南,残留下的,只剩风沙记忆,半纸轻殇。

本文来源:/wenzhang/2294.html

推荐阅读

读者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