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
  2. 财富坊888会员中心 > 文章 > 情感文章 > 南柯旧梦

南柯旧梦

这是一个很长的梦,我发疯似的跑到空旷的田野上,我在呼喊离我远去的爱人,风卷过层层麦浪,吹得我不能放肆睁开眼,我无法看清,她在哪儿,我拼命呼喊她的名字,还是只剩层层

南柯旧梦

这是一个很长的梦,我发疯似的跑到空旷的田野上,我在呼喊离我远去的爱人,风卷过层层麦浪,吹得我不能放肆睁开眼,我无法看清,她在哪儿,我拼命呼喊她的名字,还是只剩层层卷起的碧浪,没有一个人回应我,这里本不该只有一个人,我,泪水汹涌而出,我,崩溃,瘫软无助,那一刻,我是这荒芜世界的弃子,我倒在地上,泪水朦胧了我的视线,我依稀看到了那是她的随身之物,那躺在麦穗里的玉佩,她一定在这里。“你为什么不肯见我,你知不知道我想你想的好苦,你为什么如此绝情,你为什么还是不愿跟我走……”

果然是她的东西,她从麦穗中平静地向我走来,仍然穿着我与她最初相见时的衣裳,我再也不能自已,我步伐踉跄几乎是摔倒到她身前,我张开双臂,我想深深拥她入怀,我想对她倾诉的太多,我倒在地上,她没有接住我,她还是逃开我,我挣扎着爬起来,继续向她冲去,她退后,我不明白,为什么相见竟是如此,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?她终于不再平静,变得跟我一样咆哮起来,“我跟你不能在一起,回不去了!”藏匿太多的语言,竟化为无语相向,静静地看着她眼睛,充斥了太多的委屈与无奈,泪水打湿后显得更是动情,白云苍狗,老天如何安排,又与我何干,我不服天命,我执意拥她入怀,与她深吻,原来,我是如此的离不开。

……

“你还走不走?”她无言,摇了摇头,若有似无地笑了下 ,仿佛回到了最初亲近的时刻,轻抚长发,久久不愿将她松开,就这样静静和衣睡去,不理朝夕。这一刻,竟是心若无尘,无比的安然。

我以为的不分离,却只是我片面之词。

醒来,只剩我一人,我再次陷入疯狂,却早已孤独无依,失去一次,哪怕是要凑齐千军万马才能寻回,又有何难?可怕的是失而复得,老天又玩笑似的收走,多的更是心力交瘁,将轮廓分明的情愫磨得黯然锈蚀,不堪回眸。拖着躯体四处前行,宛如行尸走肉,路过长街,小贩在有气无力地吆喝着,官差们在焦急地赶路,手里的马鞭甩动着驱赶路人,我伫立在长街之中,未曾移动。

“这好像一场梦 ”

骏马呼啸着向我扑来,官差怒视着我,街边小贩放下了手中的活儿,目不转睛盯着我,阳光刺得我眉目生疼,此刻正值午时,惊觉,我似乎正身处法场,结束我的,不是大刀屠夫,而是马蹄之下。

没错,一场梦。

南柯旧梦

满眼经年忧伤

惹得年少鬓生霜

怎奈相思不打烊

就着秋风饮月光

梦醒,眼角有未干的泪珠。

如果生有轮回,

我不敢怀疑,那不是我的前生 。

原来,亲近,是为相亲竟不可接近。

本文来源:/wenzhang/14730.html

推荐阅读

读者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