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
  2. 财富坊888会员中心 > 散文 > 爱情散文 > 风萧作,伊人独看雨疏

风萧作,伊人独看雨疏

我愿化身石桥,受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日晒,五百年雨打,但求君从桥上一过。 很早以前,伊曾许下誓言,只为完成一刹那的欲愿。怎知,三生石上的缘定,是千年的等待。久愿的眼,

风萧作,伊人独看雨疏

“我愿化身石桥,受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日晒,五百年雨打,但求君从桥上一过”。

很早以前,伊曾许下誓言,只为完成一刹那的欲愿。怎知,三生石上的缘定,是千年的等待。久愿的眼,早把她带回开始时的雨花巷前。

——《新石桥禅》

乙未孟夏初晴日,午后天又欲作雨。黑云翻滚,遮天掩日蔽;狂风劲舞,澎湃云中天。战鼓铿锵,如千军万马骈齐进发,攻城池连亩,浩渺云天。忽,风止。云田垄垄,云士激昂,雷鸣不间,雨如瓢洒。天外雾幕重又重,身内余念浓又浓。

琴瑟声销毕,怎忆得红尘深处有情娘?眉黛染轻愁,朱唇凝续语,低头眼迷离,泪盈满目千头绪,娆指纤绢试情滴,双手压琴起,愁紧人消瘦。相思苦,雨漫漫,惆怅依旧,独立窗缘,卷珠帘遐思,叹人间,情缘几何了?拨人心意杂,搅琴离弦乱,道不尽愁悠悠,意绵绵,情切切,空留望断肠,怎见得疏雨潇潇,涤不尽别离苦。愁情千山外,君何故不在?遥想那,乡间羊肠道,岸架拱双桥,桃花朵朵开不灭,杨柳毵毵留不住,绕情思,寻踪迹,枉悲切。

缘起缘灭谁能料?五百岁煎熬,五百岁苦等,五百岁淡然,只换千年一贪念,又离逝匆匆。此思不灭,怎望不穿那竟是前世今生缘。静歇听雨唱:风住尘香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。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……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这许多愁。奈何,奈何伊人锁心房,不见有情郎,不闻情音悠扬,只顾迂回桥舫间,苦等有心人来走一遍。

雨打花落任飘零,随流迁径人庭院,院里院外空寂寥,一株竹君独垣立,双艳霞粉染河面,点点红意吐心颜。急惦君,俯身临,望伊一眼。奈何君不知伊意,悄然独伤自飘去。清流载瓣登田壤,化作污泥情意绕。连理枝下独思君,寄语牡丹花下情,缘散份去至归处,含恨久眠根中泣。

雨霖霖,风簌簌,桥上青苔润壁眼,斑斑苔上珠打玉,脚踩千年盼。伊人撑伞慢踱步,步履姗姗忧丝稠,过桥廊,下阶石,横移屋檐幕,落珠绽银莲,心间萦回绕。尘缘断不尽,烦恼频又生,雨中君何在?千年石桥化作泪,五百风雨吹打乱,怎得一回盼?碧流送花意绵延,飞花入墓燕归绝,独伫桥心久不去,唯恐君不见。风流身形急闪灭,倜傥潇洒不留恋,空切切,去桥急奔走,雨中不现影,回望雨桥娉婷跨,那人早将伊人忘。

谁等谁始情终灭,偏偏不得真意来,莫将情送空等闲,转身一会即是缘。雨疏疏,雾散青天现,屋檐石桥几净明,滴雨溅伞靥。徒悲伤,窗棂空处,情郎望情娘,痴痴盼回眸。晴空好,伊人伞遮面,又将等待多少年?

本文来源:/wenzhang/1178.html

推荐阅读

读者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