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
  2. 财富坊888会员中心 > 故事 > 情感故事 > 百木残花—29—我们算朋友了吗

百木残花—29—我们算朋友了吗

总是在不懈的坚持中以为有一天你也会感动,当我们淡漠了三周以后,你终于对我如同普普通通的朋友,终于不是走向陌路的刑场。我以为我可以克制自己,可以帮助你完成学习的目标

百木残花—29—我们算朋友了吗

总是在不懈的坚持中以为有一天你也会感动,当我们淡漠了三周以后,你终于对我如同普普通通的朋友,终于不是走向陌路的刑场。我以为我可以克制自己,可以帮助你完成学习的目标,然后可以一直看着你,可以陪你走向大学,然而好像我的想象一切都不是那样的美满。

运动会结束的那个星期天,2014年12月7日。我在教室做着会考题。我知道会考只是象征性的东西,但我也习惯了相信自己,靠自己也可以,尽管我高一完全没学,我不怕补考怕的是作弊违背我“宁愿不交也不抄”的原则。

她那天穿的是一件绿色的外套,有着白色的碎花,坐在后面。一会她说:“刘承义,你发给我的学习资料是在哪里找的?”这是这么久了她第一次主动找我说话。“你看了吗?”我有点欣喜她能够接受我对她学习上的帮助,我也更加坚定了要在她前面带动她学习的想法。“我看了呀!发现我的常识好多都是错的。”“呵!”这时候蒋弘钰提着一包零食走了上来,坐在了我的旁边。

“给你们的。”蒋弘钰说。“你发财了吗?买这么多。”“不多呀,以后还会给你们的。”我知道她是在为那次和峰子一起过生日没有出钱而耿耿于怀。“你生活费够吗?”“够!”“可是我和峰子不缺呀!”“这是我给你们的,缺不缺是不关我的事。”我们聊了一会,她就下去了,可是我始终觉得不对劲,她的生活费明明就很少呀!我开机给熊伟打去电话,熊伟给我说了原因。“你觉的我和峰子缺钱吗?反而她的生活费我担心。你叫她以后少买留给自己用。”“嗯,好嘛!”挂断电话后一会,她又走上来,说:“你给熊伟打了电话的吗?”“没有呀!”我否认。“那他怎么知道我刚刚把东西给你的哎?”可是张洁在后面揭穿了我的谎言:“呵呵,我给你说是他打的。”

“你看别个都这么说。还骗我……”张洁随后发出一串笑声,我看着笑着的她,一脸的无奈的苦笑着。我看慌圆不下去了索性说:“我准你一个月买一次。我和峰子真的不缺。”……“你吃完饭了吗?”我问。“没有。”“那带她一路。”我摆摆头示意了蒋弘钰,蒋弘钰看了张洁一眼,用很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,她低声的说:“你和她什么关系哦?”“没,你走的时候,叫她一起去。”“嘿,你们什么关系?问你呀!”“没呀!”蒋弘钰嘿嘿一笑,用一种像发现什么似的的眼光看得我很不自然(因为她还不知道我们有过的事情)。“那我也就不了,拜拜,我下去了。”看着蒋弘钰就这样走了,我郁闷了。转过去说:“你吃晚饭吗?”“可吃可不吃。”“还是吃点吧,要不然我们一起吧!”(因为她一个人应该不会去吃晚饭的)。“随便。”很快就到了晚饭时间,我放下笔转过去说:“还是吃点吧!要一起吗?”我以为她会拒绝,但这次没有,她收拾了一下说:“嗯,走吧!”

本文来源:/gushi/tonghuagushi/9979.html

推荐阅读

读者推荐